直播平台纷纷走上慢慢转型路,小平台只能望而却步

直播平台纷纷走上慢慢转型路,小平台只能望而却步,直播平台越是发展暴露的问题越多,各个平台也都意识到直播内容的重要性,面对直播行业严重的同质化,谁能抢先找到一条正确的光明的发展道路呢?

资本在直播领域着了魔。5月24日,文化部公布消息称,前期针对50家直播平台开展“全身体检”式执法检查发现,15家网络表演平台涉嫌提供含有禁止内容的网络表演,花椒直播、哔哩哔哩、一直播等知名直播平台在列。同一日,熊猫直播宣布获得10亿元B轮融资;前一日,花椒直播获得港股上市公司天鸽互动1亿元注资。财经直播软件

问题屡禁不止,融资源源不断,直播领域资本是“真疯”还是“假傻”?显然,资本看中的是直播平台不可小觑的用户规模和流量,虽内容同质化、低俗暴力等问题屡禁不止为直播这一领域蒙上阴影,但监管高压之下,小平台被淘汰,背靠巨头的直播平台渐渐转型,一场直播平台的变形记正在悄然上演。

监管从严

乱象丛生的直播市场监管越发强化。5月24日,针对部分网络直播平台涉嫌淫秽色情低俗、侵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等违规问题,文化部近期开展了一次集中执法检查和专项清理,关停包括“千树、轩美、夜魅社区”等10家直播平台,处理表演者超过3万人次。 金融直播系统免费试用

此次执法检查中,包括斗鱼、哔哩哔哩在内的15家网络直播平台因存在不同违规内容,分别被处以罚款、没收违法所得等行政处罚。同时,针对近期花椒直播提供涉嫌散布谣言和扰乱社会秩序的“虚假故宫直播”等问题,文化部开展一次专项清理。对花椒、火山等10家平台进行行政处罚;对提供淫秽色情网络表演的“夜魅社区”则给予吊销许可证、关停平台的处理。

据文化部公布的数据显示,针对近期网络表演市场内容违规行为多发的问题,文化部关停10家网络表演平台,行政处罚48家网络表演经营单位,关闭直播间30235间,整改直播间3382间,处理表演者31371人次,解约表演者547人。

直播平台纷纷走上慢慢转型路,小平台只能望而却步

文化部加强对直播平台整顿的背后,是直播领域监管的渐趋严格。2016年4月,文化部就查处了26个网络表演平台,关停4000多个涉嫌严重违规的表演房间;随后,文化部相继出台《文化部关于加强网络表演管理工作的通知》、《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管理办法》等规定,加强对网络表演平台的监管。此外,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也接连发布相关通知及规定,明确主播实名制登记、黑名单、直播平台“双资质”等制度。2017年以来,文化部启动了针对网络表演市场的“双随机一公开”执法检查,涉及的网络表演经营单位占全国主要网络表演经营单位总数的约50%。

融资不断

关停、处罚并未影响直播平台在资本市场的被青睐。5月24日,熊猫直播宣布获得10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本轮投资由兴业证券兴证资本领投,汉富资本、沃肯资本、光源资本、中冀投资、昌迪资本、明石投资跟投,光源资本担任此次融资独家财务顾问。

5月23日,天鸽互动发布公告称,公司拟以1亿元现金的方式注资花椒直播母公司北京密境和风科技有限公司;5月9日,宣亚国际品牌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将收购映客至少50%的股权。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包括天鸽、虎牙、live.me、微吼等平台也在此前拿到高额融资。监管高压之下,为何直播平台愈发受到青睐。新元文智创始人刘德良表示,直播行业发展之初就进入快速发展期,但直播内容低俗暴力等问题也影响到行业的健康发展,文化部加强对违规直播平台的处罚能够引导直播平台实现良性发展。“直播平台仍有着不可小觑的用户规模及流量,经过新一轮的规范,有优质内容以及产品开发能力的直播平台仍会保持强势竞争力,并吸引大量资本的青睐,一些违规平台被清理整治也能加速直播行业的洗牌。”视频流媒体开发哪家好

淘汰小平台

一张张监管符咒贴在直播平台上,曾经所谓200家企业的“百播大战”到如今早已没了往日的风光。面对多次查办,企业渐渐沉默不语。业内观察家郝小辉认为,监管对行业环境大有裨益,而规矩的大平台也是站在监管一方的,只是因为大部分内容发起者都是普通用户,仍然有一些钻平台监管空子的用户,内容违规的问题也是难以制止的。

今年起实施的《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管理办法》仅“持证上岗”(《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以及《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一项内容,就将大部分直播平台划入了违规经营的行列。截至目前,获得双证的只有YY、虎牙直播、映客直播等少数几家,斗鱼直播、熊猫直播、花椒直播、全民直播、陌陌等直播平台尚未在网站底部公示视听许可证。

对于资金雄厚、有树可依的直播平台,监管的三令五申虽然创造了良好的竞争氛围,但同时也对如何发掘创新内容吸引用户留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走上转型路

同质化竞争、盈利模式不清,让“风口”上的直播平台摇摇欲坠。面对监管收紧,靠涉黄涉爆等踩红线的内容吸引用户的模式非常难以维系。据了解,不少直播平台的用户留存率已大不如前。再加上长期以来带宽成本与品牌宣传成本等方面的大量投入也让直播成为烧钱赚吆喝的行业。

监管高压之下,市场对主播、优质内容等资源的争夺将更为激烈,这让直播平台在商业模式上也面临转型问题,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魏鹏举强调,直播行业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目前来看,拓展付费用户规模可以实现盈利,此外,针对特定的群体进行服务,走专业的分众直播也是不错的选择,还能最大程度引发用户消费。在平台流量得到进一步的提升后,广告植入、深入开发、延伸销售链等盈利方式就能水到渠成。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今年以来,已有光圈直播、微播、网聚直播、趣直播等多家直播平台悄然离场。

面对压力为了应对挑战,各大直播平台也充分利用自身优质资源,探索差异化的发展道路,并且开始另辟转型之路。映客、花椒拥抱第三方开通接口并参与综艺制作,还做起了游戏等垂直领域,斗鱼不仅扣住游戏还联合去哪儿发起旅游+直播等。郝小辉认为,直播平台尤其是秀场类型的越发显得单调,这些有一定用户积累的平台需要留住用户就必须摆脱单一的产品模式。


  • 公司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新华区友谊北大街345号中粮河北广场B座
  • 联系电话:0311-85357020
  • 企业邮箱:2079931172@qq.com
  • 业务QQ:2079931172,2164599443
版权所有:石家庄春晓互联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网站备案许可:冀ICP备13017435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