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东商业街骚扰女性 网络直播平台屡次越界!

5月10日晚,在台东商业街直播的薛某为赚平台人气,对正在逛街的两位女青年进行骚扰,在接连遭拒后,竟突然抱住其中一名女青年要亲其脸部。最后薛某被赶到的民警抓获,因寻衅滋事被市北公安分局治安拘留15日。不久前,网络女主播大闹首都机场事件也一度在网上甚嚣尘上。除此之外,更多的网络主播还在不停“搞怪”抢占高峰段。狂欢背后,低俗色情、暴力迷信等质疑一直存在。

网络直播”发展火热,只要有一部手机,就可以方便地把所见所闻在网上“直播”。

针对近期网络表演市场内容违规行为多发的问题,5月24日,文化部再下狠手,严管严查网络表演经营单位,以含有禁止内容的网络表演为重点,开展集中执法检查和治理。与此同时,相关部门必须严格执法,警惕劣迹主播滥用话语权。

3.jpg

层出不穷的段子和流行语

“双击666,没毛病”、“双击扣八,谁扣谁发”、“双击富八辈,关注瘦十斤”……随着短视频和直播平台的大火,越来越多的段子和流行语被主播们创造出来,去吸引网友的关注。

点赞和关注数越高,越容易登上“热门”,这些积攒出的名气将转化成粉丝的礼物,成就主播们的明星梦或致富路。

在短视频应用平台“快手”上,人们既可以上传十几秒不等的短视频,也可以开通直播。网友在观看的时候,只要双击手机屏幕,画面上方的小红心就会被点亮,证明你对这位主播的爱;因为6与“溜”谐音,在游戏和短视频中成为“非常厉害”代名词,在主播的评论区输入“666”表示对这名主播极其钟爱和支持。

短视频和直播的内容不尽相同。唱歌、舞蹈、喊麦是最常见的直播形式,但这一题材对主播的外貌以及才艺要求较高,于是很大一部分人从猎奇或者搞笑段子出发,吸引粉丝。

下午四点,某直播平台中拥有36万粉丝的小鱼正在直播吃土豆粉,这个出生在吉林长春的小姑娘只有19岁,直播经验却非常老道。她一边大口吃着超辣土豆粉,一边招呼着进入直播间的网友,“谢谢点亮”、“感谢老李哥送的礼物,喜欢我的宝宝们可以加一下关注呦”。屏幕左上方的数字显示,超过5000人正在观看这场直播。

屏幕上的礼物数量不断累加,所有的虚拟礼物都明码标价,一根黄瓜需要6个币、一个皇冠需要188个币,一辆超跑车则需要268个币。粉丝需要在平台上充值,最低充值6元,可以获得42个虚拟币,如此算来一辆跑车的价格大约合40元人民币。按照一般平台和主播的分成规定,一场直播收入的45%将收入主播囊中。

小鱼属于知名的吃货主播,已经在直播平台上连续吃了一年的土豆粉、麻辣烫,一些网友在评论区指责她因为吃这些垃圾食品脸色差、“赚钱不要命”。“扎心了老铁(痛心啊,哥们),我就喜欢吃这些没办法,支持我的老铁们扣个1呗”,接着评论区一连串的数字1划过。

“年轻草根群体”聚集区

主播小鱼是典型的“吃播”,这类主播以吃遍各类奇葩食物为噱头,裹着辣椒油的肥肠牛肚、风靡一时的火鸡面、装满整个洗脸盆的面条、各类昆虫、甚至是沾满辣椒的芦荟和仙人掌。

“继续吃”,配合巨大的吧唧声他们开始狂吃手中的食物,速度越快、吃得越多引起的关注度就越高。

将近午夜,一个剃着光头、叼着烟卷的青岛小哥也在酒桌上开始了直播:画面中的桌子上觥筹交错,成堆的扎啤以及风卷残云过的烧烤、海鲜,十几个戴着大粗金链子、纹着纹身的彪形大汉站在桌子另一侧注视着镜头。小哥一面介绍着自己的兄弟们、一面处理网友发来的弹幕信息,“社会方方面面难免磕磕碰碰,白(别)控制”,他提高了音调,对面大汉们齐呼“弄行了”。

这类群体被称为“网黑”,他们外形凶悍、刺着纹身在直播平台中聚集,炫富、晒豪车、秀群体夜生活是他们惯用的吸粉方式,甚至有的会约架直播,赚尽眼球。

除此之外,残疾人、夜场工作人员以及众多东北二人转艺人也混迹于各种直播平台。

数据显示,自2015年来,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和碎片化传播的大背景下,移动短视频应用发展迅猛,据不完全统计,目前直播APP已超过300款。今年3月,声称全球有超过5亿用户,“记录和分享生活平台”快手宣布完成了由腾讯领投的3.5亿美元D轮融资。

另外今日头条打造的“抖音”和“火山小视频”等APP也纷纷加入直播平台竞技场,映客、斗鱼、YY、龙珠等几大头部主播平台上,累计参与的主播规模已超过350万。

“百播大战”下,网络主播“门槛低、低风险、回报高、名气高”,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那么到底哪些人构成了现在的主播大军呢?

近来,腾讯研究院联合龙珠直播平台对全国4500多名主播进行了问卷调查,据本次调研数据显示,目前的主播呈现出年轻化、草根化和中等学历化等主要特点,也就是说“年轻草根群体”是直播大军的主力群体。

其中出生于1990~2000年的主播人群占比达82%;从地域分布来看,一线城市主播仅一成,超过八成聚集于二线及以下城市和农村地区,并且以东北地区最盛。

主播们想尽一切办法成名,因为随之而来的利润非常诱人。几日前,网传了一份“火山小视频”知名主播报价表,号称“YY快手第一人”的MC天佑报价高达2000万元。

但调查数据证明,直播月收入1万元以上的头部主播占比仅为5%,而月收入在1万元以下的普通主播占比却高达95%,其中月收入仅在100元以下的主播占比超过7成。

隐患 为争眼球,屡涉“雷区”

“随着主播大军的不断扩充,想上热门越来越难”,一位快手玩家在采访中告诉本报记者,为此他不得不绞尽脑汁想段子。金融直播系统

一些主播甚至为此“铤而走险”。5月2日晚,在某直播平台上,有一个女主播声称自己瞒过了故宫安保人员,在故宫闭院清场后,夜晚躲藏在故宫乾清宫内“直播慈禧的床榻”,审核人员第一时间发现该直播涉嫌内容违规,立即关停直播并删除了视频。财经直播系统开发

5月15日下午,男子郭某在河北衡水某医院探视病人时,打开其手机上的快手软件并开始录制,声称自己在拘留所内能抽烟,能使用手机等。录制完成后进行网络传播。之后,郭某因寻衅滋事已被依法行政拘留。

类似案例也在青岛发生过。5月10日晚,在台东商业街直播的薛某为赚平台人气,对正在逛街的两位女青年进行骚扰,甚至突然抱住其中一名女青年要亲其脸部。最后薛某被赶到的民警抓获,因寻衅滋事被市北公安分局治安拘留15日。另外,一些直播APP平台传播的暴力恐怖、淫秽色情及假做慈善等内容也一直广被诟病。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各个直播平台应该检讨自己的行为,如果这么发展下去,互联网直播不是互联网发展的未来,而是互联网的一个垃圾场”。

警惕不良主播滥用话语权

对于频繁触线的网络主播乱象,从去年开始,国家相继出台了14个相关法规,加强行业的监管,但也有业内人士指出,“在风口期,资本对直播和短视频的追逐暂时不会冷静”,来自数据机构QuestMobile最新公布的App全景报告,仅在今年3月,短视频行业就增长了58%。

近来发生的“女主播大闹首都机场”也给相关部门带来了新的挑战。庞大的粉丝群体给了主播“特权幻觉”,认为只要摄像头在手,就能够掌握肆意妄为的话语权,就可以引导舆论,掩盖真相。

针对这些问题,5月24日,国家文化部再下狠手,在对网络表演经营单位的集中执法检查和专项整治中,文化部关停了10家网络表演平台,行政处罚48家网络表演经营单位,关闭直播间30235间。

直播业内也在做着努力。去年5月份,包括腾讯云,腾讯直播,映客,易直播等在内的国内多家知名网络直播平台与技术服务平台携手成立“网络直播自律联盟”,针对内容管理,制定相应协作分享机制,率先行动促进行业更好发展。某直播平台审核工作人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平台内部也在加强监管力度,“之前被举报的一些主播可能仅仅受到口头警告,现在一经发现直接封播”。

另外一些正能量人士也开始在直播平台发挥作用,比如“反骗联盟张小展”,作为一名警察的他将自己在工作中遇到的诈骗手段发布在直播平台上,给人们以警示。

他们的加入或许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人们对主播的印象,当再提到主播时,希望大家想到的不仅仅是喊麦、段子、色情和低俗。



  • 公司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新华区友谊北大街345号中粮河北广场B座
  • 联系电话:0311-85357020
  • 企业邮箱:2079931172@qq.com
  • 业务QQ:2079931172,2164599443
版权所有:石家庄春晓互联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网站备案许可:冀ICP备13017435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