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平台倒闭大半,过气网红如何应对下半场

"好花不常开,好景不长在。"

今天我们讲直播,题目有点怪,开头有点土,但你别笑。

唱出这句歌词的姑娘叫倩倩,她是一位"过气网红"。曾经也在一个主流直播平台做到过浙江省第一,一位土豪在她的直播间一夜消费过4万元人民币。

直播确实让她嗨过,唱唱歌,拉拉小提琴有几万人观看,签约经纪公司拿工资,收获礼物提成,还能享受明星般的围观,一度想把直播当做自己的主业。

如今的她却已经对直播意兴阑珊,曾经每天准时上线变成了一个月开直播两三次,为了生活,到一家互联网公司做起了运营。

同事们看着眼前这个总是带着黑眼圈的邻家女孩,根本想象不到她曾经在万人直播间里迷倒众生。美颜摄像头里的世界,原本就是另外一个次元。

谁让直播凉了呢,从2017年开始,直播经历了从极盛到衰败,从风口跌落,直播业务的从业公司也从2016年的300家减少至200家。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直播平台和经纪公司的日子不好过,自然会殃及池鱼。网络平台倒闭主播们流离失所,经纪公司不景气收入也跟着不景气。

天下哀霜,我们的倩倩也只能从那个光怪陆离的直播世界里抽身而出,褪去烈焰红唇,做一个普通人。
21岁的倩倩说现在看着冷清的直播间,会有一种"美人迟暮"的感觉。跟她一样,很多借着直播红利起来的网红都是还没怎么享受够巅峰的快感,就匆匆开始了职业生涯的"下半生"。财经直播软件

01
高处不胜寒

陈钟,酷狗直播平台当红一哥,2017年礼物量过千万。

在直播之前,他做过老师、歌舞团独唱演员、化妆品销售员。2016年9月淮安新生态文化传媒有限公司(AR娱乐)CEO董金来通过微博找到他,希望他加入公司做直播

2016年10月1日,陈钟正式开始直播。2017年,他的发展是整个酷狗直播发展最快的,从2017年5月开始每个月的收入都排在第一。

晚上10点到凌晨1点,酷狗直播间粉丝最活跃的时候,也是主播冲击小时榜排名的高潮。通常这个时候,江湖上稍有地位的主播,房间里都有几名爵位以上的大佬,磨拳霍霍准备冲榜。

3月13日晚上,各家酣战正嗨,号称秒榜杀手的"钟家军de雪天使"一上线,就以六十根虚拟火箭(约人民币6万元)直接将陈钟从小时榜23名,送上了小时榜榜首的位置。

面对酷狗直播平台财富榜上,唯一的自定义神玩家,即使是集结了四个"神级"大佬的某人气女主播的房间,也只留下一串"惹不起"刷屏。

上线仅9个月,"钟家军de雪天使"在一年不到的时间里,单人为陈钟刷出价值一千多万人民币的虚拟礼物,在酷狗直播平台几乎成了一个传奇。也让AR公会坐稳了,酷狗直播公会排行榜前三的位置。

从一年前的经济困难,到如今身家千万,网络红利的羹,陈钟可能是喝了个饱。
虽然陈钟现在作为平台当红炸子鸡,但是在他心中,却依然充满了危机感。

很少有人记得陈钟之前的第一是谁了,16年的第一名已经不播了,现在自己在线下做歌手,做老板,他离开的原因谁也不知道,大概是压力太大吧。

陈钟总是想起自己走红的过程:没有一个人能想到,一个新人发展会这么快。而现在,他也要时刻惦记着,可能随时也会有一个新人像他这样快速崛起,然后把他甩下巅峰。

他早就做好了新秀登台,以及大粉丝离开的准备。陈钟心里很清楚:任何一个主播不可能一直火。一个主播能火个一年,两年,那已经是不得了的事情。

所以陈钟现在也做公司,做线下,都是为自己的未来铺路。看到太多了,知道迟早会到这一步的,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

当红的陈钟,已经为下半场做足了准备。
02
"剩"者为王

在陈钟背后,是一家叫AR娱乐的经纪公司,这家总部位于四线城市江苏淮安的主播孵化平台,旗下还有各类形形色色的艺人

提到女团,第一反应是少女时代、AKB48以及国内的SNH48,一色的明艳少女大长腿,环肥燕瘦,千姿百态。

但进入AR娱乐推出的PINK女团的直播间,感觉到的是幻灭。从长相来看,这个女团显得过分"清纯"。长相清秀,白T短裤,丸子头马尾辫,还戴着眼镜。这种长相的女生,在大学校园里散步十分钟,就能遇到十个。

虽说可能会有宅男喜欢这种青春的感觉,但是音乐响起,三个女生拙劣的唱功,不自然的动作,也会让你恍然间以为回到了大学班级的文艺晚会。

AR娱乐就是靠着这一帮草根网红前进,跟旗下的一人一样,网红经纪公司这门生意,也进入了下半场。
就算在资本、平台、主播公司一起合谋造泡沫的巅峰期,主播公司赚的也是大声吆喝的辛苦钱,现在天下哀霜,却也要跟着生死存亡。

杭州下沙,某家斗鱼平台下排名前十经济公司,从创办之初,到杨东(化名)离开的整整大半年,公司曾一直都处在亏损的状态。

"前期一直是烧着钱在扩张,团队规模、主播数量的扩张跟收益的比例是不成正比的,主播越多,孵化成本上升,当时的整体孵化成果不高,亏得就越多。"

之前给主播算工资,他们得出的结论是:如果这个不达到一万,或者八千什么的,肯定是亏的,白养。
最后他们活下来的路径很直白:金主爸爸足够给力。前期只要资金链不断,后期熬出头了。
03
四线奇迹

那没有给力背景的AR娱乐,究竟是怎么活下来的?

2014年年末,整个江苏省淮安市的高层楼房还不是很多,上档次的商务办公楼更少,唯一一栋能被称作大厦的商务楼--新亚国际大厦,处在靠近市中心的位置。刚成立AR娱乐没多久的董金来,选择将办公区域从原来较为偏远的地方搬到了这里。

因为这里看起来更高大上,会给前来应聘的人比较正式的感觉。

"2014年的时候,风口还没起来,行业内就已经比较混乱了,为了抢流量,什么内容都敢播。大家本来就对这个行业的印象就不是太好。"董金来说告诉锌财经潘越飞,搬到这样的大厦里,至少会给来应聘的人心理上的安全感。不会觉得自己是到了一个乱七八糟的公司。

即便如此,位于三线城市的淮安人民,要打破这样的固有偏见并不容易。在长辈们眼中,秀场直播始终是,不太能拿的出手的工作。甚至有家长找到董金来的办公室,直言说,请你开除我闺女,我们家不缺这点钱。

遇到这种情况,董金来一般会请人坐下,倒上一杯茶,然后掏出手机向家长解释,"大哥,你女儿工作的时候都在这里,你就用手机看她工作,我们把您设为房管,要是你看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来负责。"

直播行业存在争议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这是一个疯狂的造富场,零门槛、高收益,只要有颜值、会唱歌,草根也能日进斗金。但这个曾经以低学历为主草根为主的群体,二十出头在这个行业内都算"高龄"。她们的心理承受能力,可能还远远不足以应对这样过山车式的人生。

董金来回忆说,公会里有一个女生,刚进入社会,入行三个月就走上人生巅峰。从一无所有,到日进十万,各种名牌高消费成了日常标配,生活水平也拔高了。但直播间里的大粉丝突然离去,她的生活一下子打回了原型,从此整个人就陷入了一蹶不振的状态。这种现象不在少数,也是公会大部分主播流失的原因。因此,公会在孵化主播的过程中,除了包装、宣传、引流,心理辅导也是运营过程中的重要一环。

2016年春节过后,江苏省淮安市AR娱乐公司门口,排队应聘的主播,从年前的每月二三十人,变成每天二三十人以后,AR娱乐CEO董金来意识到,行业的风口来了。
"几十个直播间,每个房间都有姑娘排着队等试播,走道里来来往往的全是人。"突如其来的火爆,一度让公司运作陷入混乱。当时AR娱乐还没有成为酷狗直播排名前三的公会。

半年过后,苏北大大小小的网络艺人经纪公司开始遍地开花,一夕之间,仅淮安这个地方就开了二三十家。不到一年,当地的同类公司已经死得只剩下两三家。
"三线城市不像一线城市,看风口,他们就看周边的人,看谁赚钱了就跟着依样画葫芦。不但自己做,还拖着时常朋友一起做。最后搞砸了的时候,带倒一片人。"董金来说,曾经有一段时间,前后连着七八个从同一公司过来的主播,到AR娱乐应聘。上一家公司破产的时候,连小姑娘的工资都还是拖欠着的。

"剩者为王"的规律,在这个行业仍旧适用。

在董金来看来,AR娱乐能在糟糕的大环境里获得还算滋润,最重要的还是理解了旗下艺人们的需求。
直播红利的羹,怎么分?每个平台玩法的不一样,平台等级不同的主播玩法也不一样。但左不过平台、主播、公会三方利益的分割与让步。

很多公司完全没有站在主播的角度考虑问题,有的抽佣达到40-50%,而且没有任何福利,还出了很多苛刻的条件扣主播的钱,所以后期很多直播直接跑到我们这里来了,她们会经常说那家公司就是把她们当成赚钱的工具,没什么归属感。

这也是很多网红对直播失去信心的重要原因。

在淮安有不少学AR公司一起跟风做的公司,基本上都是一年就倒了。门槛没有想象的那么低,钱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好赚。

大家对直播行业了解的越来越透,主播对行业的了解也越来越透,她们自己也知道如何做直播,如果经济公司没有一套系统的运营模式,她为什么还要选择你。你还得抽佣,她们单干不赚的更好。
董金来觉得现在说网红开始下半生还为时过早,哪个行业都会有失败者,一些消极的声音往往来自这些人的自怨自艾。

如果不是直播,他们原本就是最普通的人。
QA

AR娱乐CEO I 董金来
Q:直播经济这个市场会饱和吗?
A:肯定会。因为往后来讲,新做的经纪公司门槛肯定比之前高。当然要看你怎么想,你要是随便弄一个民房,招几个人,也可以。但问题是,往后的行业中,越来越内部化,那你刚招过来,你再花钱、花精力培养,有一些人员招过来之后,你连培训的流程都没有,什么都没有,你拿什么竞争?拿什么往这个行业里去钻。
Q:线上网络艺人经纪公司给你压力点在哪里?
A:我们在主播体量,跟人家相比发展的速度会很慢。因为他们在这个平台中,我们打比方比如说花椒,花椒是什么情况?每一个主播,比如你们自己想做主播,你们在花椒上申请一下,我要先入工会,他那个地方第一个永远是工会。那你想一想,人家百分之百地签第一个,还有一部分人是选择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你再往下面,基本上是有一个排行,而且线上招过来就做,不会花太多精力,这就是我们比较有压力,想要去超越,而心有不足的地方。

对于直播平台来说,想要强化持续的盈利能力,关键在于运营能力,而运营能力的关键在于流量和营收来源的主播。

直播行业的模式创新几乎没有发展,但2018年火爆的直播答题让行业有了改变。直播平台只有随时拥抱新的产品形态,将产品形态与直播进行有机结合才会带来更多的流量和用户关注。


  • 公司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新华区友谊北大街345号中粮河北广场B座
  • 联系电话:0311-85357020
  • 企业邮箱:guofang.niu@chunxiao.net
  • 业务QQ:2079931172,2164599443
版权所有:石家庄春晓互联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网站备案许可:冀ICP备13017435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