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平台竞猜活动火热,射幸活动是否触刑存争议?

“这把可以押另一边”,主播小明(化名)故意以耳语的口吻向直播间另一头的观众打趣道。他希望观众不要就此认定游戏输赢结果不会发生变化了。

小明是斗鱼直播平台炉石传播(一款卡牌游戏)区内的一位人气颇高的主播,并在游戏圈内小有名气。此时此刻他在游戏内与另一位陌生的玩家战斗正酣,由于牌运不好,他正处在十分不利的地位,而对于直播间的观众来说,结局的走向同样难以预测。

蓝鲸TMT记者在该平台观察发现,押注游戏主播打游戏结果的“竞猜”已经成为了直播间内的一个固定功能板块,而在各大热门网游专区内,都有主播在发起竞猜活动,从一场游戏是否能获胜,到能消灭对方玩家多少,各自不一。而这种现象在整个直播行业内也不是个例,目前除了斗鱼,虎牙、熊猫等平台上也都有类似的竞猜活动。

竞猜背后操作空间大,用户输光家产已有先例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直播平台上线竞猜功能已有一段时间,早在2016年12月,虎牙就已经有直播竞猜的玩法出现。

以如今的斗鱼直播为例。竞猜将由主播发起,在竞猜选项上将会显示各自的赔率,开猜底金至少需要为1000鱼丸(平台内虚拟货币)。而用户在下注时,则至少需要投入100鱼丸。用户如果赢得竞猜,所获得的收益为投注本金*赔率*抽成后比例,外加投注本金,而输了全部投注本金则全无。

按照斗鱼充值中心的算法,1元钱可在官网购买1鱼翅,而鱼丸的主要获取途径则是通过在直播间消耗鱼翅购买礼品来打赏主播获得,1鱼翅礼物打赏后能兑换20鱼丸。在不考虑到其他平台活动赠送的鱼丸外,1元钱相当于购买20鱼丸。这样的兑换规则,同样也可作为熊猫等其他平台的参照。

在各自游戏专区,人气旺的主播想要掀起一轮热门竞猜并不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反观在列表靠后的不知名主播,则很有可能出现发起竞猜却无人投注的尴尬局面。一位在业内从事主播对接业务的人告诉记者,无论竞猜是什么形式,或者用多贵的奖品,做的方式好,人气就会多一些,做的不好,人气就会少一些。财经直播软件

虽然直播平台的做法对于用户的参与度,活跃度和主播的人气会有所提升,但此番做法还是引起了争议。光是竞猜内容,就足够引起怀疑。“主播是可以控制竞猜的结果的。因为竞猜相关的内容都是他主观的一个操作,比如他开设一个竞猜,说他在这一盘消灭多少玩家是单数还是双数,那他就完全可以自己控制”游戏圈内一位资深人士告诉记者,但对于直播平台是否在内部有所利益交换,他自己也无法确定。

而因为直播竞猜造成巨大经济损失的,网上相关报道赫赫在目。新京报曾在去年4月报道,有平台主播从鼓励看客下注到最后赔入自己全部身家,输掉了全部工资还在外欠债40多万元。华西都市报在2016年12月也曾报道21岁小伙因为参与直播竞猜赌博而在一年输掉了380多万元。

射幸活动是否触刑存争议,平台应引导正向价值观

除了人为操纵空间大外,直播平台的竞猜做法也让法律界各人士产生了争议。这究竟是一种游戏,还是赌博,各方都难以给出定论。

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刘璟告诉蓝鲸TMT记者,无论是作为直播平台方还是游戏主播,这种竞猜的做法多少都具有赌博与开设赌场的嫌疑。在我国刑法第三百零二条,对于上述两条相关罪名都作出了明确的界定。在她看来,这种做法更倾向于视频网站涉嫌开设赌场,而游戏主播同样也存在涉嫌赌博的嫌疑。

“因为它提供了一个赌博的平台。建立网站,接受投注或者给他人组织赌博的,都属于开设赌场的行为,所以平台是涉嫌违反刑法的相关规定的。如果看国家的法律条款的话,不是任何的赌博行为都是违法犯罪的,仅限在两个方面,一个是聚众赌博,一个是以赌博为业。对于主播来说既可能涉嫌聚众赌博,也可能涉嫌以赌博为业,主要是看他直播的性质,如果主播靠赌博来吸引人气或从中获利的话都具有这个嫌疑”,刘璟表示。

虽然目前在斗鱼这样的平台,用户所获取的鱼丸是不能在官方网站上兑换现金,或者线下实物提取,但是在刘璟看来,即便主播没有从竞猜活动中获利或抽取提成,但这毕竟是聚拢人气的有效手段,所获得的流量可以以广告费用等形式体现。换言之,她认为这可能是一种新型的获益方式。

不过对此,北京达晓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林蔚认为,更核心的要素还是用户的虚拟资产能否提取出来。如果不能兑换实物,就不太具备我国网络赌博的特征,但依然不能完全排除嫌疑。

同时他也提醒记者,原来传统的赌博犯罪中存在一种现象即平台不提供兑换渠道,但会找看起来没关系的第三方来进行回购。

另外,记者发现,在淘宝上,直播平台的虚拟货币交易也风水水起。一位卖家告诉记者,愿按4元/1万鱼丸的价格进行回收,并会将回收来的鱼丸再次卖给有需要的人。而如今他的生意不错,每天有数百人与他进行联系。

 “在直播平台玩这个游戏,大家可能会不断充值,原来是用于主播打赏,但这种投注游戏可能现在越来越吸引人气,那这期间可能会消耗很多游戏币或者道具,消耗掉的东西可能会转换成平台的盈利。虽然我们国家是允许向这种棋牌类收取一定的服务费,但是要是盈利过高还是有组织赌场的风险。”

林蔚以最高院和最高检的司法解释为例告诉记者,可以将棋牌室作为参照。棋牌室提供服务和场地,收取场地费是可以的,但是抽成不能和玩家的输赢情况直接挂钩。但他觉得,直播的环节比较奇怪,因为币是用户在平台购买的,且换不回去,无论输赢最终还是要用于平台消费。

对此,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岳屾山与林蔚的观点接近。他表示,平台有赌博的性质在其中,但具体的界定得需要有关机构来进行认定。但无论如何,直播平台的内容还是需要符合社会主义价值观,具有正面导向,而直播平台在其中需要承担审核和管理的义务。

记者手记:

不知道有多少人还记得曾经红极一时的网红脸——大眼睛尖下巴,肤白貌美,凡是脸上有不满意的部位,就去做个韩式微整形。由于她们长得出众,一时间吸引了大量关注好评与打赏,导致社会上许多的年轻人都深受影响,将这一外表当做了主流审美,将长得好看就行当成了主流价值观,而忘记了人真正的美丽还有内心。

一位投资人曾对记者表示,网络直播的潜力应该是巨大的,由于它具有很强的引导作用,应用在教育,科普领域都是很不错的选择,但偏偏却在低俗内容上止步不前。现如今,随着95,00后等年轻用户使用网络的成本降低,及对游戏、泛娱乐等直播平台的关注度提高,直播平台在价值观上的引导作用还将进一步放大。主播诱使未成年人打赏的新闻近些年来不仅屡见报端,而且金额巨大,甚至有的事发家庭本身就并不富裕缩衣节食,而其他的淫秽色情表演更是会对年轻人的心智发育产生明显影响。

直播平台并不是天生就自带污点,然而也不可为了流量与规模而忽视了企业应承担的社会责任。从目前来看上一波炒的大火的直播答题已经慢慢回归理性,在这一新的直播模式还未挖掘出更多价值的情况下,直播平台不应该再重新走起在政策法规边缘徘徊的老路。趣店上市所闹出的现金贷风波已经是前车之鉴,在这波直播平台上市热潮背后,需要多添一些思考,不靠“俗”物,平台如何打造自己的竞争优势。


  • 公司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新华区友谊北大街345号中粮河北广场B座
  • 联系电话:0311-85357020
  • 企业邮箱:guofang.niu@chunxiao.net
  • 业务QQ:2079931172,2164599443
版权所有:石家庄春晓互联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网站备案许可:冀ICP备13017435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