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牙、斗鱼、映客争抢直播第一股

中国直播行业正迎来一波上市潮。

  在进入2018年后的短短三个多月里,已有斗鱼、虎牙等数家直播平台被曝将登陆资本市场。而最新消息是,去年打算借宣亚国际上市但最终失败的映客直播(下称映客),也重启了资本化进程。

昨日(3月26日)晚间,香港联交所披露易网站登载了映客第一次呈交的IPO招股说明书。映客在该招股书中并未披露招股细节,仅表示所募资金将用于丰富产品内容、开展营销活动以及战略投资等方面。

  此番递交IPO招股书,也意味着映客将要与斗鱼、虎牙抢夺“直播第一股”。财经直播软件

  三年净亏损逾17亿元

  用户增长乏力

  在招股书中,映客第二次公开了自己的“成绩单”,这份成绩单背后,有映客利润增长的靓丽,也有月活等关键数据下滑的隐忧。

  招股书显示,2016、2017年映客的收益为43.3亿元和39.4亿元,经调整净利为5.68亿和7.9亿元。可以看出,映客在2017年虽然收益减少,但“经调整净利”有所增加。

  不过,国际财务报告准则并未对“经调整纯利”作出定义。根据招股书,映客将“经调整净利”定义为“使用期内的亏损计算,再加回以股份为基础的非现金报酬开支及附有优先权之金融工具的非现金公平值亏损”。

  招股书指出,由于经调整纯利并不包括影响映客年度纯利或亏损净额的所有项目,故而用以作为分析工具有重大限制。

  而从净亏损来看,2015年,映客净亏损4942万元;2016年净亏损暴增至14.67亿元;2017年较上年收窄了83.67%,但仍然亏损2.40亿元。三年净亏损逾17亿元。

  有多少人在映客上看直播?截至2017年12月31日,映客注册用户超过1.945亿名,有3680万用户以主播身份直播各种表演。接近2亿的用户量中,2017年映客的平均每月活跃用户数量为2270万人。

  2015年上线的映客的崛起赶上了直播行业的风口,借助资本之力疯狂收割用户及流量。这一点从其平均每月活跃用户数量(MAU)的曲线中可以看出来,2016年映客MAU迅速增长,第一季度1537万暴涨至第四季度的3000.6万,但是2017年第一季度,映客的月活便跌掉了近800万,2017年映客四个季度月活分别为2212.4万、2030.2万、2316.5万、2518.4万。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点则是每月平均付费用户数的变化,实际上平均每月付费用户变化和月活的变化类似,2016年映客平均每月付费用户增长很快,第四季度虽然有小幅下滑但依然有248.6万人,然而到了2017年,这一数据变成了182.4万,随后第三季度下滑至61万,在第四季度小幅增长至65.2万。实际上,映客整体收益较少,也是由于每月付费用户群增长放缓。

  不过映客在保持用户粘性上做得较好——由于每名付费用户的月均充值金额保持增长,映客的付费用户总充值金额仍保持稳定。资料显示,映客月均每付费用户充值金额,2016年第一季度为133元,到2017年第四季度上涨至673元。总充值金额在过去两年间虽有所起伏,但仍大致维持稳定,2017年第四季度为13.17亿元,接近2016年第二、三季度的巅峰值。


  对于数据下滑,映客的解释是行业2016年迅速发展滞后、2017年整体行业的活跃及付费用户群增长放缓,用户娱乐选择增多以及更多公司的进场。一位行业内人士则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映客这样的数据下降很正常,因为秀场直播整体数据是下降趋势。(注:目前直播平台主要分为秀场直播、游戏直播和泛娱乐直播三类)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在线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98亿,预计2019年用户规模将突破5亿;相比2016年,2017年直播行业用户规模增速明显放缓,增长率为28.4%。

  对映客这类直播平台来说,主播是至关重要的资源,主播费用成本也成为影响平台业绩的主要因素。映客表示与主播共享若干百分比收益,但未公布具体数字,记者注意到,2015年-2017年,映客的主播费用逐年增长,分别为37.9%、54%、56.1%。

  自从2015年上线以来,映客共进行了四轮融资,投资机构包括金沙江创投、昆仑万维等。在完成四轮融资以后,其估值达到70亿元。若映客如愿登陆港股资本市场,下一步需要考虑的或是讲出新的故事,即找到新的营收增长点。

  秀场模式需转型

  下一个机会或许在短视频

  互联网风口来得快去得也快,这几年直播、共享单车、短视频轮番上阵,各领风骚数个月,然而潮水退却之后往往一地鸡毛,活下来的公司通常会面临资本市场更加残酷的考验。

  目前来看,映客的收入结构为直播打赏和广告两种。和其他平台类似,映客的收入主要依靠直播打赏。映客表示其收益主要来自在平台上销售虚拟物品及服务,用户购买映客钻石,用于购买各种虚拟物品打赏主播。映客也表示,平台吸引了很多广告商,映客可以基于已有的用户群体进行进一步变现。

  不过从实际效果来看,目前广告的收入似乎并不理想,至少目前的营收贡献占比还很小。财报显示,2017年映客的广告收入仅占比0.6%,2016年占比为0.2%。直播2017年为映客带来的收入占比为99.4%,2016年占比为99.8%。对此,映客表示其网络广告业务一直比较保守,未来将进一步开发广告业务。

  未来的路或许会更加激烈,流量红利期过去之后,直播的竞争已是一片红海。映客的主要竞争对手包括陌陌、YY直播、虎牙以及斗鱼等行业头部公司,而快手、今日头条等也纷纷建立了直播业务,试图分一杯羹。

  如何做出自己的差异化?新的盈利发动机在哪里?艾媒CEO张毅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映客目前还是秀场直播为主,秀场直播的留存率不稳定,用户容易跟着主播走,而且平台创新也具有不可持续性。目前来看,映客的重度付费人群是其核心资产。

  但靠“土豪”打赏似乎并不能走太远。张毅认为,依托秀场模式的直播平台未来必须要尽快转型,因为从吸引的用户群体来看,秀场直播绝大部分是刺激观众荷尔蒙的分泌,在监管趋严之下,现在几乎所有的秀场直播模式都在尝试转型,直播要变成工具,比如虎牙、斗鱼用来做游戏解说,YY也有产品做教育,或者尝试知识付费等。

  根据招股书,映客曾因第三方在App内发布不当内容,而遭到主管政府部门处以两次总额5万元的处罚。

转型显然没有那么容易,去年6月,映客曾经举办“樱花女神星光夜”的直播盛典,这被映客视作从秀场向综艺的升级。在映客APP上,记者也看到映客已经开拓了小视频、游戏等新的业务模块,但在有腾讯支持的斗鱼、虎牙夹击下,映客撕开这道口子的时机似乎有点晚。

  面对中国激烈的直播市场竞争,映客在招股书中坦言,其经营新型动态行业的时间不长,因而难以评估业务及前景。且经营所在市场的竞争十分激烈,业务若干主要内容面临竞争。倘其未能有效竞争,则业务、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或会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下一个机会或许在短视频。根据公开资料,短视频的留存率远远高过秀场直播。张毅认为,直播平台争相上市意味着2018年视听行业迎来的资本收割期,未来行业竞争也会更规范,类似无序竞争、刷数据、挖主播、版权互黑等会少很多。重要的是,这些先行上市的平台为了寻求新的利润增长点,将会并购一些新的公司,“主要是短视频,会成为被并购对象。”

  • 公司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新华区友谊北大街345号中粮河北广场B座
  • 联系电话:0311-85357020
  • 企业邮箱:guofang.niu@chunxiao.net
  • 业务QQ:2079931172,2164599443
版权所有:石家庄春晓互联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网站备案许可:冀ICP备13017435号-3